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天氣情況加載中

發展歷程

更新時間:2012.07.26 瀏覽次數:5211

前     言

    藥姑山,這尊有著“江南天然藥庫”之稱的“女神”,用她的神秘與神奇演繹“藥姑濟世”的傳說;和圣港,這灣匯集圣潔與靈氣的“圣水”,用她流芳百世的美妙編織“和圣顯靈”的故事。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文人騷客為之研墨、為之哦吟。置身于“藥姑”“和圣”懷抱的福人藥業,也許由于沐藥姑之瑞靄,得和圣之靈氣的緣故,在世紀之交悄然崛起,成為中成藥生產企業中脫穎而出的一顆明珠而光耀鄂南。

 

第一部分    確定目標   矢志開拓

    1988年,中國的改革開放正在風起云涌,數十年的計劃經濟體制被打破,市場經濟的駭浪震撼著各行各業。堅冰已被打破,曙光就在前頭。

    沖破堅冰的人群中,湖北省通城縣石南鎮農民吳石平,搶先站在時代的前列。幾年前他從鄉辦農機廠帶頭下海,創辦了“石南農副產品公司”。

    幾年下來,石南農副產品公司辦得紅紅火火,吳石平個人的腰包里,也有了數十萬元的積蓄,過上了令人艷羨的小康生活,提前邁進了“先富起來”的行列。

    先富起來的吳石平總感覺到還有什么欠缺。自己富了,而面對還窮得叮當響的鄉親們,一種責任感在他心間躍動。如何幫他們富裕呢?一個引進科技,能持續發展,廣為受益的思路縈繞著吳石平。

    1989年,武漢市科委的一名負責同志來通城,推廣科技扶貧。會上,這位負責人介紹了制藥業的情況,還談到了遍布通城的野生藥材資源---金剛藤,通城人俗稱的“馬莢刺蔸”。吳石平有幸參加了這次科技推介會,這位同志的話象磁石一樣把他吸引過去,“金剛藤”在他的腦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創辦制藥廠”的火花在他腦海里閃現。創辦制藥廠,談何容易。光是一紙生產批文,就需要越過十幾道門坎,蓋上數不清的方方面面的印章。

    為了拿到這紙批文,吳石平開始了漫長的旅程,從石南到縣城,為了節約每一分錢,基本上都是步行或騎自行車。從縣城到武漢,幾個月的時間,往返百余趟,行程五萬余公里。渴了喝口自來水,餓了啃幾口餅干,心中只有一個目標:拿到批文,建設藥廠。

    記不清踏了多少門坎,記不清費了多少口舌,無數次的考察、論證、洽談,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吳石平鍥而不舍的執著精神,扎實細致的工作態度,誠實守信的個人品質感染了與他打過交道的人,人們深信:這是一個事業心極強的男子漢,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他所追求的事業是正義的事業,必定會如日中天,燦爛輝煌。于是,他最終如愿拿到了批文。

    1990年1月8日,這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吳石平、袁乘禮、余碧桃、胡耀才(已故)、胡蘭洲、張仁義等人團坐一起,吳石平莊嚴宣布“武漢中聯制藥廠通城分廠今天正式成立了”。沒有熱烈的鞭炮聲、沒有來自部門單位的祝賀,悄無聲息地掛上了分廠的牌子。回想起跑批文的日子,吳石平不禁流下了幸福的眼淚。

 

第二部分 克難奮進    艱苦創業

    如果說拿到建廠批文,使吳石平嘔心瀝血絞盡腦汁,磨破嘴皮與皮鞋。這至多只能說是萬里長征才邁開第一步。更艱巨、更漫長的建廠之路象崎嶇的山路一樣還橫在前面考驗著他。

    在當時,建廠房、購設備,最起碼要250余萬元,流動資金要150元,合計400萬元。這天文數字象巍峨的大山橫亙在建廠之路上,就象太行、王屋二山一樣擋住了“愚公”的出路。

    開弓沒有回頭箭。吳石平憑著他的膽識,開始了當代愚公的搬山之舉。這種搬山之舉得到了老伴余碧桃的全力支持。夫妻倆將全部積蓄傾囊而出,用在藥廠建設上,丟棄了溫馨的小康,重新過上了貧寒的日子。

    而舉家盡力的錢是不夠的,吳石平、袁乘禮將自家的房子都抵押給銀行貸款,同時游說遍了所有的親戚、朋友、同學,借遍了所有能籌到資金的部門,向他們宣傳建藥廠給地方經濟帶來的好處,宣傳藥廠的前景。但收效甚微。

    一次,吳石平找到銀行,闡述了辦廠的前景,也述說了現在建廠遇到的資金困難,申請貸款,談到動情處,吳石平流下了眼淚,就差點給行長下跪。某行長竟嘲諷式的答復:“辦藥廠錢好撮,我就是不借錢給你買撮箕”。毫不動情地拒絕了吳石平的請求。有的行長似有動心,更多無奈;有的行長愿意,但也僅是試探慎行。

    多少次求告無門,多少次失望而歸,使吳石平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

    建廠工地上,吳石平與其它創業者們一樣,頂寒風、冒烈日,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大家勁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幾個建廠伙伴,每天1.5元的工資,也只能長年累月地掛在帳上。作為發起人和領導者的吳石平,就連老伴余碧桃一瓢食一瓢水辛苦喂養的豬,也被宰殺用來過年過節分付給匠人抵工資。

    建廠遇到了空前的資金壓力,吳石平也陷入了深度的苦悶之中。幾個共同搞創建的伙伴也是家徒四壁了,眼下1992年的春節快臨近了,他們相約來到吳石平家,氣氛沉悶,相對無言,為了打破這一難堪的局面,吳石平的老伴余碧桃拿出僅存的一百元錢,笑著招呼大家:“來,快過年了,大家玩幾圈麻將”。這種內緊外松的話題,無疑顯示了她對事業的自信,將眼前的困難置之度外。給在座的人們注入了精神的活力,增強了克服困難的決心。

    1992年除夕之夜,在吳石平家門前聚集了十余人,這些都是來要債的。吳石平把袁乘禮叫到一邊說:“老袁,眼下我們不過年可以,可討債的不走。你是否還有點辦法想,借點錢打發做工的人,好讓他們回家過年”。

    袁乘禮望著這個與他同生同長,領頭創業的伙伴,深知他不到不得已不會開這個口。何況他也知道自己的底細,但他二話未說,抱著試一試的心情,趕往北港找到幾個朋友向他們告貸,幾個朋友被感動了,三人湊了三千元錢給他。就是這三千元錢,吳石平好話說盡,花二千二百元錢打發了討債的人,留下幾百元正月做出差費用,好不容易撐過了“年關”。

    歷盡千辛萬苦,藥廠終于建成了,設備也購進了,當時耗資300余萬元的藥廠,貸款僅有98萬元,不到三分之一,其余都是自籌的。而建設者不僅是一貧如洗,而且人人都是負債累累,開工所需要的30萬元流動資金,令藥廠一籌莫展。無米下鍋,仍舊發揮不了建廠的效益。

    1994年3月24日,這是一個令藥廠永遠銘記的日子。通城縣委的領導為了解決藥廠流動資金的困難,“四大家”領導召集縣經委、計委、財辦、建行、人行、財政局、投資公司、石南鎮政府等共同在石南鎮召開資金協調會,此會之目的,就是想解決藥廠30萬元流動資金問題。

    當時的石南鎮黨委書記胡先甫同志首先介紹藥廠情況,提請各有關部門合作入股。胡的發言被打斷,某主管部門負責人指責藥廠“自已辦不下去了,想轉借經濟危機”。干擾使胡先甫的話無法講下去,會議陷入了僵局。

    正在這個時侯,縣委書記熊傳經同志從北港趕到了石南,聽完了胡先甫同志的基本情況介紹后,見無人響應,于是作動員工作:“藥廠到這一步,是建行等部門大力支持和藥廠努力的結果,生米將要煮成熟飯,尚欠一把火,大家是再扶一把,將藥廠搞上去,還是到此為止,我只能講到這一步了”。熊傳經書記的話雖然沒有講明,但人人都能體會得到,希望大家繼續予以支持,幫藥廠渡過難關。

    有了縣委書記的表態,建行行長胡華旺同志發言了,他提出一個建議:“藥廠自籌10萬,我們借10萬,投資公司投10萬”。這個建議雖然給藥廠壓力很大,但見有可能籌到另外20萬,吳石平毫不猶豫地咬牙答應了。投資公司在會上也言之鑿鑿地答應了,會議就以這樣的結局告終。會后,藥廠創辦人員再次分頭行動,好不容易湊了4萬元錢。尚差的6萬元,由袁乘禮同志跑到溫泉,找到搞建筑的周春風同志,周春風同志二話沒說,為藥廠借了6萬元,并對袁乘禮同志說:“憑我對你和老石(指吳石平同志)的了解,這個錢我借給你們放得心,萬一收不回來,我也有這個思想準備”。

    這樣,藥廠終于將自籌的10萬元籌齊了,如期匯到建行帳上。建行答應的錢,也在預先扣除三年利息后,拿到了7.2萬元。而在會上答應投資的某些部門卻提出了種種難題,盡管藥廠不厭其煩地跑了多趟,滿足和解決了這些難題,而資金終究沒有落實。3·24會議的結果是,藥廠以自己10萬元的抵押,最終只拿到了建設銀行7.2萬元的高息貸款。

   3·24,這是藥廠建設史上一個刻骨銘心的日子。它使藥廠人懂得,盡管有縣委政府領導的支持,而市場經濟畢竟是無情的,缺乏自己的經濟實力,沒有看得見、摸得著的績效,別人是不相信、看不起的,鮮花只送給成功的英雄,頌歌只獻給輝煌的事業。貧窮換不來同情,弱者永遠難順心。只能憑自己的剛強意志,去開拓、去創造,才能從荊棘叢中開辟一條屬于自己的路,挺起腰板做人。

 

第三部分    誠信立業    鑄造福人

   “屋漏偏遭連夜雨,行船又遇頂頭風”。這是形容人處逆境時的一句古話,也同時印證了“好事多磨”這句古樸的哲理名言。

    1993年,藥廠的營銷員赴江西樟樹參加藥品交易會,當場拿到了10余萬元的訂貨合同,這對藥廠自然是一個喜訊。當時的藥廠冠名仍是“武漢中聯制藥廠通城分廠”。分廠由于資金短缺,還生產不出這么多藥品。為了保證按時完成合同,分廠從中聯總廠借來了十幾萬元的藥,按時運往江西樟樹,交給了對方。可是,貨款幾個月毫無音訊,分廠派人前去調查,方知這是一起騙局。分廠初涉市場,誤入騙子騙局,白白丟了十幾萬元的貨,血本無歸,雪上加霜,它使分廠又背上了總廠十幾萬元貨款債務。按理說,分廠欠總廠的債務就象父子之間的債務一樣,這在中國人來說,本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吳石平廠長不是這樣想的,辦企業誠信第一,只有以誠為本,才能使企業立于不敗之地,寧可自己受損,也不能讓中聯吃虧,再苦只能苦自己,再難不能難別人。在空前的困境中,寧肯咬緊牙關,勒緊褲帶,那怕是賺了一分錢,也要用于還債。終于用生產出來的一車貨,外加從牙縫里擠出來的1.8萬元錢,將欠中聯總廠的貨款債務全部償還完畢。

    中國的偉人毛澤東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錯誤和挫折教訓了我們,使我們變得比較地聰明起來了”。樟樹事件是一副清醒劑,它使分廠的人們認識了市場的風險性和復雜性;它也是一顆試金石,考驗分廠能否受得起挫折的考驗;它還是一面鏡子,從償還中聯債務的行動中,映現出企業誠信的本質。分廠經受住了這一考驗,逐漸成熟起來,它沒有使人們意志消沉,沒有使人們丟掉誠信。相反,使分廠得到磨練,學到了豐富的市場經驗,在社會上營造了誠信的美譽,為分廠及后來的福人藥業打造了企業誠信的品牌,向社會展示了企業的良好形象。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分廠優質的產品及企業優秀的形象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逐漸凸現出來。分廠產品開始被社會所認知。晏綠金同志抓住這個有利因素,以廣東省為突破口,大力開展產品宣傳介紹。 “金剛藤”產品良好的療效終于拓開市場,訂貨方預付40萬元的貨款,訂購金剛藤產品。1995年1月5日,這筆巨款匯入分廠賬戶,立即給分廠注入了強大動力,它預示著藥廠已煥發出生命的活力,開始了新一輪的征程。

    與此同時,武漢中聯制藥廠也提出終止與分廠的合作關系。丟提拐杖,甩開羈絆,建廠六年來的磨難,已鍛煉和造就了分廠人克難奮進、勇于開拓的精神。象《國際歌》唱的那樣“從來不靠神仙皇帝”。1995年,分廠與中聯銳鉤。“湖北省福人制藥廠”終于在鄂南大地上誕生了。“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它標志著“福人藥業”的創業之路已經結束,“福人藥業”嶄新的春天已經來臨。

    福人藥業,造福人人。企業的命名,飽含著吳石平辦企業的宗旨和赤子之情。福人,造福人民的簡稱,造福人民是企業的宗旨,讓天下人幸福是藥廠的奮斗目標,吳石平就是抱著這樣的理念,確定了企業的名稱“湖北福人制藥廠”。

“福人”商標知識,更浸透了吳石平的心血。

    商標以綠色作為襯底。綠色寓意萬物回春,回歸自然,它既寓意福人制藥妙手回春,也意味著藥廠是綠色企業,永遠生機勃勃,欣欣向榮。

    在一個碧綠的圓圈里,配上一個倒懸的葫蘆和一個實寫、一個虛寫的“人”字,它標志著中草藥將圓滿地服務社會,造福人類。倒懸的葫蘆寓意數千年不改的懸壺濟世宗旨。如果把葫蘆順時針轉180°,慢慢可以看出,實寫與虛寫的“人”字形成了一個草藥的“草”頭,葫蘆底部絕妙的一個小圓點,共同組成了中草藥的“藥”字,神丹妙藥,一丸即可。如果把藥字倒過來,即寓意藥到病除。這里實寫的人表示可治實癥,虛寫的人表示可治虛癥。如果仔細觀看,實寫的人字還巧妙地構成三個人字,三人為眾,意寓著中草藥為大眾服務。

    自廣東省市場打開以后,福人藥業及其產品在強手如林的醫藥企業界,日益為醫患雙方所認同,福人藥業及“金剛藤”產品開始走向全國。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福人藥業的名聲響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金剛藤”產品成為了治療婦科盆腔炎、附件炎的首選藥品,得到了廣大患者的信任與青睞,并被推選為“全國同類產品十大名牌”之一。

    福人藥業憑著誠信,打造福人品牌、鑄造福人精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占有了全國廣闊的市場,在社會舞臺上大顯身手,以藥業后來者居上的氣魄,走在時代的前列,高揚起了福人藥業的大旗。

 

第四部分  快速騰飛  高歌猛進

    此后,福人藥業一年一個新起點,一年一個新臺階,取得了驕人的業績。

    1995年僅有一個糖漿生產車間,生產1個品種。到2006年擁有4條現代化生產流水線,生產5大系列20個品種。

    廠地面積1995年僅有600平方米,到2003年擴大到占地面積8萬平方米,擁有了現代化高標準的車間和辦公大樓,并有了供企業可持續發展的福通基地。

    職工人數由1995年底的73人增加到1000人,為建廠初期的14倍。

    企業總資產由建廠時的250萬元增加到1.1億元,為建廠時的40倍。

    福人產品在全國暢銷的原因之一,就是視質量如生命,以信譽贏市場。從1996年起企業贏得了主管部門及社會的各種肯定和評價,獲得了各種殊榮。

    1999年,獲湖北省醫藥管理局授予的“質量信得過企業”稱號。

    1999年6月,獲得湖北省科委、湖北省鄉鎮企業局聯合頒發的“技術創新示范企業”稱號。

    2000年7月,獲得咸寧市人民政府“全市產品質量信得過企業”稱號。

    同年,被咸寧市委、市政府授予全市鄉鎮企業“十強企業”稱號,被湖北省統計局、湖北社會經濟評價中心授予“湖北省工企業綜合實力五百強”,并被湖北省人民政府定為“企業景氣監測點”,被中國農業銀行湖北省分行評定為“AAA信用等級企業”。

    “福人”商標被咸寧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評定為“著名”商標。連續四年,被湖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命名為“湖北省著名商標”。

    “福人金剛藤膠囊”被湖北省消費者委員會評為“消費者滿意商品”,并被湖北省統計局、湖北省市場信息咨詢協會命名為“湖北省地產最暢銷商品”。

     2000年,金剛藤膠囊被評為“全國婦科產品十大名牌之一”。

     2004年,福人藥業被省政府批準為“湖北省博士后產業基地”,“國家中藥現代化科技產業基地(湖北)骨干企業”、“湖北省高新技術企業”、“農業產業化省級重點龍頭企業”。

    福人藥業產品在全國暢銷的原因之二,是公司根據市場經濟的形勢,率先創建了“區域銷售”的模式,它打破了計劃經濟的桎梏,根據市場配置的理論,適時、適地地把產品直接銷往醫院患者手中,既快捷地解決了貨物周轉積壓的敝端,又減少了中間環節,及時掌握了患者的需求,又使患者得到藥價的實惠。現在全國各地市,南起海南、北至黑龍江,東起福建浙江、西至新疆、西藏,福人藥業數千名營銷員形成了自己獨立的銷售網絡。

 

第五部分    科研興企    再造輝煌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福人公司作為藥品生產企業,有著嚴格的規范要求和技術保證,公司把科研與生產緊密融合在一起,不斷加大科研力度,確保了換代產品在市場上暢銷的地位。

   早在1998年,金剛藤糖漿在市場上暢銷的高峰期,吳石平董事長即敏銳地看到,產品雖然暢銷,但它不是先進劑型,而且糖尿病人不宜服用,加之服用攜帶不方便,口感不足。因此糖漿市場將會出現疲軟,甚至有淘汰出局的可能。根據這一預見,公司即著手進行膠囊的研制,并相應建立高標準的生產線,經過反復試制、臨床,金剛藤膠囊終于1999年初拿到生產批文,成為高科技的深度產品。高標準的生產線于2000年在湖北省首家通過國家GMP認證。事實證明,這一決策是非常及時和正確的,膠囊一經面世,立即受到患者的歡迎,銷量逐年上升,成為糖漿型的換代產品,80%替代了糖漿。吳石平董事長關于《金剛藤對附件炎的治療機體及臨床應用》的論文在澳大利亞召開的“國際中醫學暨傳統醫學特色療法學術交流會”獲“優秀論文”獎,不僅為金剛藤產品提高了國際知名度,而且為祖國和人民贏得了榮譽。

    公司根據金剛藤膠囊的研制成功,進一步加大了科研開發力度。于2000年又研發了“俏嬌洗液”,2001年研發的“益心顆粒”、“腸福軟膠囊”也分別投入市場或臨床之中,2002年又成功上市了“淋浴丸”’、“擴陰器”、“氧生寶”等一批新產品。2007年,葡萄糖酸鈣鋅口服溶液投放市場。2009年,燈蕊止血膠囊已作好進入市場的前期準備工作。

    公司為了使科研生產得以常規化,先后與中國醫科大學、南京藥科大學、上海醫科大學建立了密切的長期合作關系。2001年,公司又出資與湖北中醫學院建立了“中藥研究室”,借助科研單位的科技力量,開發新產品、新劑型、拓展了公司的科技發展之路。

 

 

第六部分  與時俱進  組建航母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逐漸把中國經濟納入了世界經濟共營圈。要取得在國內、國際企業界的競爭力,必須把企業做大做強。因此,公司在加強科研力度的同時,瞄準這一目標,進行企業有序擴張,形成艦隊,初步為公司應對各種挑戰,奠定了基礎。

    2000年,公司投資購買了原縣彩釉磚廠,建立了供企業可持續發展的“福通基地”,成立了“福人俏嬌藥衛用品公司”。隨著業務的拓展,2003年2月,“福人俏嬌藥衛用品公司”改建為“福人福通”公司,轄有包裝廠、塑包廠、衛材廠、淋浴丸廠、氧生寶生產線等部門。2005年投資1500余萬元新建符合GMP要求的國內先進的軟膠囊車間和滴丸車間,引進、生產化學藥達那唑軟膠囊(Danazol soft capasvise)。2006年1月1日取得《藥品生產企業許可證》,正式更名為“湖北福人福通藥業有限公司”,8月通過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GMP認證,10月12日取得藥品GMP證書。

    2001年,在咸寧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公司采取更大舉措,一舉并購原屬縣級單位的國營“咸寧維康藥業公司”,成立了“湖北福人金身藥業公司”。

    2002年6月,為了有效拓展藥品流通領域,公司又參股購買了“武漢康茂醫藥公司”,組建了“湖北福仁堂醫藥公司”,使福人公司又進軍了藥品流通領域。

    通過新建、參股、并購等措施,大大增強了生產能力與產品競爭力,新增產值4000萬元,藥品品種由原來單一的金剛藤發展到2004年的婦科 、心腦血管、醫用材料、保健等3大系列9個品種,為把福人公司打造成一艘能經受得起大風大浪的藥業航母奠定了雛型。

 

第七部分  建設基地 保障發展

    企業的規模發展,與野生藥材資源短缺的矛盾日益凸顯。福人藥業對金剛藤藥材的可持續性問題高度重視。

    金剛藤為多年生植物,生產用期長,采挖后缺期難以恢復,福人藥業所在地及周邊縣市自然資源不能滿足生產需要,原料采購已達湖南、江西等500公里以外地區,且逐年延伸。為解決這一制約發展的矛盾,福人藥業于2001年啟動金剛藤人工種植試驗。2002年設立種植辦公室,在藥姑山建立藥材種植基地,種植金剛藤1000畝,鞘蕊蘇500畝。隨后試驗基地納入“湖北省道地藥材GAP規范化種植”項目,2004年通過省級驗收。種植課題組發表《按GAP標準建設金剛藤基地》、《菝葜品質與生長環境相關性研究》、《菝葜屬植物資源調查》、《不同產地菝葜中白藜蘆醇的含量比較》、《菝葜20種近緣品種薯蕷皂苷含量測定》等論文,制定《基地生態環境質量標準》、《種子質量標準》、《肥料使用標準》等操作標準,《金剛藤質量標準》被收入國家藥典。公司被認定為“農業產業化省級重點龍頭企業”。

    通過八年的努力,公司現有示范基地3000畝,通過公司+基地+農戶模式,帶動農戶種植5000畝,并已儲備土地1500畝,作為2009年的新開發種植基地。

    在逐步擴大金剛藤GAP種植面積的同時,深入開展金剛藤種質資源的研究及金剛藤有效成份與生長環境相關性的研究。目前,已完成金剛藤抗炎物質基礎研究,明確了藥效作用的有效部位總黃酮、總皂苷、總鞣質,三者含量之和超過65%,確定了有效部位大孔樹脂分離純化的中試技術參數,并申請了“菝葜有效成分提取物”的專利保護。項目總體進展順利,臨床前主要技術難點已被攻克,后續工作將按預定計劃深入開展。

 

第八部分  勇對挑戰  共克時堅

    2006年6月4日,福人藥業的締造者、董事長吳石平先生因病去世。福人事業、福人前途,一下子成為通城縣各級領導、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公司及時召開董事會議,選舉吳宇星擔任董事長,接過領導福人藥業長遠發展的重擔,向社會展示了福人領導層高度團結的形象。

    8月,公司整體通過GMP認證,具備了6個型劑的生產力,生產5大系列20個品種,而且在研品種15個,其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品種4個。福人藥業以新的成果證明平穩過渡成功,證明福人事業后繼有人,從而解除了員工的擔憂、社會的擔心。

    2007年,國家為解決患者看病難、治病貴的問題,加強了藥品價格的管理和改革。國家發改委向藥品生產企業下達了限價通知,并向社會公布。福人藥業的主打產品“金剛藤膠囊”降價近50%,其它產品也不同程度降價,利潤空間大大縮水,當年的虧損已在所難免。

    面對突而其來的政策風暴和經營困境,吳宇星領導下的福人藥業。臨危不懼,冷靜應對,堅持不裁員、不降薪。一面提倡、鼓勵開展小改小革活動,挖潛力、節能耗,降低生產成本,一面大力推廣品牌戰略,提升產品的市場占有率。公司投入千萬元,大力開發社區、農村第三終端市場,使產品覆蓋率大幅擴展。同時,與《中國醫師報》合作,啟動“福人藥業參與社區衛生服務中國行”專項活動,有力、有效地提升了企業形象、品牌形象。

    國家對福人藥業給予了高度關注,鑒于福人產品涉農性強及在行業的影響力,且具發展前景,將福人申報的“三萬噸中藥深加工項目”列為國家農業開發投資參股項目,由湖北省農發投資公司參股1500萬元,緩解了公司實現產業發展的資金壓力。

    當年,在國家稅收不減、員工利益不減的基礎上,企業虧損被控制在可承受范圍之內,并且再度被中國農業銀行湖北省分行評定為“AAA信用等級企業”。

    2008年,公司整體形勢迅速好轉。克服了亥冬子春的南方雪災、“5·12”汶川大地震等自然災害給市場營銷帶來的不利影響,實現了產品銷量同比增長超過20%,在同類產品中國內市場占有率超過86%,雙創新高的優異成績。

    2009年,全球金融風暴對實體經濟的沖擊,對福人藥業的發展形成新一輪的挑戰,福人藥業繼續堅持保證國家利益、集體利益、員工利益不動搖的原則,緊緊抓住醫療改革、全民醫保的重大歷史機遇,從強基礎、重科研、增產品、擴規模上找出路、謀發展。獨家產品“燈芯止血膠囊”、新品“暖宮孕子膠囊”研發成功并進入市場。該年產銷量分別較上年增長22%、16.8%,兩稅增長23.15%,人平工資增長5%,四項指標均創歷史新高。

 

第九部分  以人為本  打造團隊

    福人藥業在企業發展壯大的過程中,“以人為本”,重視人才發展戰略,自紿至終把人才培養放在首位。采取培訓引進的方式提高員工隊伍素質,自1996年以來,公司先后主辦了上百期培訓班,參訓職工達5000人次,先后聘請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上海大學、中國醫科大學、南京藥科大學、湖北中醫學院等大專院校專家、教授、學者授課達百余人次。通過這些培訓,大大提高了員工管理水平與業務能力。與此同時,公司還選派一批業務骨干進入大專院校學習深造,使他們成為公司的高層管理人才和技術骨干。每年從大專院校畢業生中招聘各項專業人才。通過這些措施,現在員工隊伍文化結構與技術結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企業現有人員1000名,其中高中專畢業以上占65%,大專畢業以上占15%;具有初級技術職稱占15人,具有中級技術職稱占16人,具有高級技術職稱的4人。形成了一支結構合理、懂技術、懂管理的高素質的員工隊伍。

    公司在注意職工培訓的同時,十分注重企業文化建設,把福人的文化理念灌輸到每個員工的腦海中。2000年,吳石平董事長把福人的文化理念歸納為“福人,造福人人是我們的心愿,人人健康幸福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圍繞這一理念,福人公司多次開展職工政治思想教育,職業道德教育,使員工樹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為了增強企業的凝集力,活躍和豐富福人的文化生活,打造福人團隊,公司定期組織員工進行卡拉0K歌手賽、乒乓球賽、籃球賽,舉辦和參加縣里的文藝晚會、體育比賽,以陶冶職工的情操、豐富業余文體活動。并于2001年和湖北省體委舉辦了“福人杯”全國女子籃球聯賽。文化建設上,公司1998年創辦了《福人簡報》、《市場通訊》,并于1999年創辦了綜合性的季刊《福人》雜志,培養文學新人,反映公司發展,介紹醫藥、健康知識及通城地情,贈往全國各地,深受讀者喜愛,成為企業文化建設的品牌。這些舉措,提高了企業的社會知名度,也為打造一支能文能武的福人團隊起到了較好的促進作用。

 

第十部分     報效桑梓    奉獻社會

    福人公司的建立和發展,促進了通城縣從農業型生產縣向工商企業型生產縣的經濟型轉化,使全縣經濟結構比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為發展地方經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取得了驕人的業績。自2000年起,年納稅額均超過千萬元。

    “一業興,百業興”,福人公司的快速發展,拉動了地方相關產業的發展,電力、運輸、原料收購、產品消耗、電訊、郵政等等部門估算年增收入效益約在2000萬元以上。

    2000年公司從全面整理金剛藤GAP資料入手,開始了藥材種植基地建設,設立了種植辦公室,無償提供資料、種子、技術,公司包回收產品,指導農民進行藥材種植,促進農村種植結構調整,2001年,鞘蕊蘇藥材試種面積達500畝,上千畝的金剛藤種植基地已基本形成,苗木長勢良好,此舉將為農民帶來更多的實惠和長期收益,也為確保公司產品的純綠色化奠定了基礎。

    福人公司不僅向縣財政提供了巨額的稅利,而且積極投入地方公益事業建設。1998年值通城縣一中建校50周年之際,公司無償捐獻了5萬元支持縣一中建設,2001年又投資100萬元建起了石南小學。為了解決石南與墨煙兩地人民因和圣港阻隔來往不便的現狀,公司投入130萬元,修建了橫跨和圣港的公路大橋——和圣橋,結束了兩岸交通受阻的歷史,促進了兩地人民的經濟住來。2000年當公司董事長吳石平得知五里鎮有一小學生病危急需醫療費的情況后,馬上掏出一萬元送去,使小學生及時得到了醫治。吳宇星擔任董事長后,捐資25萬元興建石南鎮彎曲村林夾田橋,設立了10萬元的“吳石平助學基金會”,為白血病青年捐獻了1萬元。汶川大地震發生后,吳宇星帶頭捐獻了1萬元。此外,在扶貧濟困,捐資助學、幫弱助殘、抗洪救災等活動中,公司捐助的活動不下數千起,資金達1000萬元,充分體現了公司“造福人人”的理念。

    福人公司通過企業的發展,培養和造就了一大批經濟型人才,據不完全統計,全縣約有千人從事藥品流通領域的工作,他們從藥廠學到了市場營銷經驗,既成為藥廠的業務骨干,又致富了本人。現在這些人中,有一批仍是藥廠業務骨干,有一批辦起了各類公司,成為我縣致富的帶頭人。

 

    福人藥業的歷史,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艱苦創業史,它以大量感人的事績,揭示了創業者大膽開拓,與天奮斗、與地奮斗、與人奮斗的大無愧英雄氣魄;它也是一部催人奮進的發展史,揭示了企業興旺發達的秘訣,展示了現代企業的風貌,它更是一部成功史,展示了企業從創業、發展到取得輝煌業績的成功之道,它啟迪人們去探索、去追求、去奮斗、去思索。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每個福人員工在為自己企業自豪的同時,要銘記福人創業的艱辛、企業的責任、個人的重任,增強自己的責任感、使命感,與時俱進,發揮成績,追求未來,為福人藥業的發展作出更大的努力,為社會多作出更多、更大的貢獻,為建設一個更加美好的家園,為建設一個更加繁榮富強的新中國而努力奮斗。

 

 

友情鏈接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合作交流 | 給我留言 | 

湖北福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7-2019 chinafuren.cn(鄂ICP備11006281號-3)  furenpharma.com(鄂ICP備11006281號-2)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鄂)-非經營性-2016-0031

鄂公網安備 42122202000005號

玩转21点高清视频